•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
    首页 |期刊 |展览 |培训 |画廊 |读编往来 |投稿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用户密码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更多>>
    中国书画全国各地代售点
    公 示
    中国书画组织书法家走基层 ...
    中国书画一年之寄?#20445;?#31532;三回...
    中国书画2017年总目录
    中国书画大讲堂第七讲文本与权变...
      推荐阅读
    书画同源
    明治世废汉字议
    临书一得
    尤伦斯走了股票来了
    无私的捐赠 永远的奉献
      下期预告 更多>>

     
     

    近现代专题

    以深入的个案研究彰显艺术高峰的水平高度

    陈履生
    时间2018-02-15 09:30:00 | 来源中国书画


    刘海粟  墨牡丹图卷  65cm×129cm  纸本墨笔  1988年  常州刘海粟美术馆藏
    款识?#27721;?#31903;老狂青藤奇癖清露阑干晓未收洛阳名品擅风流姚黄魏紫浑闲见谁?#35835;?#23478;穿鼻牛一九八八年七月十八日在散花精舍画墨牡丹风落云转一挥而成刘海粟百十上黄山年方九三
    ?#26434;?#21016;海粟印(白)  曾经沧海朱  艺海堂朱

    20世纪中国美术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20世纪中国的内忧外患中与外新与旧的矛盾冲突使得艺术的发展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展开而与之相关的每一位美术家都可?#36828;?#31435;成篇哪怕是未名者然而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好像又是非常简单人们常常?#39029;?#30340;就是那么几个人就是那么几件事也就是那么几张画真正是耳熟能详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仅仅是那么几个人几件事几张画难以成就这个时代的精彩局限性表现在确?#30340;?#20040;几个人几件事几张画能够代表那个时代因此很多人都可以?#21578;览A?#27604;如说抗战美术自然会说到?#35835;?#27665;图说到蒋兆和?#27815;?#28982;会说到?#35835;?#27665;图显然不管是谈论抗战美术还是谈论蒋兆和仅仅如此是远远不够的这一时期表现国家灾难和人民苦?#35757;?#20316;品有很多情况也很复杂还是以?#35835;?#27665;图为例其创作过程以及展出流传等等不能?#26434;?#38480;史料中的片?#28798;?#35821;来定论
    如果仅仅是那么几个人几件事几张画来论20世纪美术史事情并不复杂具有一般性的美术史?#29616;?#22823;?#38706;?#21487;以还原这段历史但遮蔽了许多丰富的细节内在的关系以及其他多方面的问题精彩往往在细节之中在时间并不是很长?#30446;?#25112;时期产生了在20世纪美术史?#31995;?#20247;多作品它们的重要性远远超于艺术本身其广泛的社会意义以及在一个时期内的社会价值是投枪和匕首因此它们所具有的等量齐观的重要性是不能忽视的即使像刘海粟的油画四行仓库也很重要因为它和抗战初期上海著名的战役相关联国民党军中画家中也有同题?#29281;?#19981;同表现的作品在不同的表现中刘海粟画得很平和像一幅普通的风景画这里看不到硝烟也看不?#35762;性?#36133;壁但人们会想到1937年10月底的四行仓库保卫战想到“八百壮士”刘海粟为什么在战事之中或稍后画这张画他的用意在哪里这张画表现了刘海粟?#26434;?#36825;一?#24405;?#30340;关注也指向了某些人对一些问题的质疑刘海粟这样的画家不管是抗战时期还是在新中国他们既为艺术而艺术但也?#25381;卫?#22312;时代之外他们自己去努力地表现类似这样的问题在学术研究中还有很多欠?#20445;?#27491;是我们今天需要检讨的

    刘海粟  纵横郁勃图轴  135cm×56cm  纸本墨笔  1948年  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藏
    款识纵横郁勃三十七年一月九日海粟戏作
    ?#26434;?#21016;海粟印?#31069;?nbsp; 艺海堂朱  海粟美术馆?#31069;?/font>

    要深入就必须有更多的史料来支?#29275;?#32780;史?#31995;幕?#24471;可能是得之于偶然也有可能需要更加广泛的搜罗比如最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刘海粟作于1955年的洞庭渔村图卷33.5cm×407.8cm不仅是研究者此前没看到过的出版物里面也?#25381;校?#26356;?#25381;?#35841;提到过恰恰是这一?#24535;杂?#30740;究刘海粟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创作具有无比的重要性通过这件作品可以看到刘海粟在这一时期?#25381;?#33073;离新中国新社会的表现他?#25381;?#23436;全真空在这个社会之外他也有反映新中国新题材的作品这件作品完善了刘海粟创作年表也进一步论证了新中国对旧美术和美术家的改造的具体如果?#25381;?#36825;件作品的佐证人们会猜想他在这一时期的作为而在论述新中国美术的篇章中长期以来缺少刘海粟的文字显然长期以来谈论刘海粟的成就大?#38706;?#22312;人体模特儿写生男女同校这几个方面忽视了对刘海粟作品的深入研究刘海粟在新中国初期创作的表现不突出也?#25381;?#24471;到新中国主流美术的认可或者新中国在艺术选择中并?#25381;?#36873;择刘海粟林风眠这样的画家这种缺少认同的原因也是很复杂的林风眠在1958年前后画了一批炼钢厂生产和农业生产题材的作品表现出了响应政府号召深入工厂和农村的行动因为其鲜明的个人风格?#25381;?#34701;入到时代之中所以就难以获得主流的认同
    像刘海粟林风眠这样在民国时期已经获得广泛声名的画家他们突出的个性风格在新中国?#25381;?#24471;到认同可是他们非常努力问题是他们?#26434;?#39064;材的认识和理解他们的画法和风格与这个时代有差距不像那些从解放区过来的具有革命血统的画家那样能够非常娴熟地理解和表现一些新的题材潘天寿的踊跃交公粮刘海粟的洞庭渔村图卷等作品在当时?#25381;?#24471;到认同可是他们在一个短暂的时期之内努力融入到新中国美术创作的主流之中但勉为其难他们努力了却不成功而艺术史研究如何?#21019;?#36825;种努力当然也?#26032;?#32773;用今天的?#29616;?#26469;?#21019;?#36807;去变成了当时的无奈而?#26434;?#36825;个无奈的解释也?#25381;?#35813;是一般性的认识应?#27599;?#21040;他们努力中的无奈无奈中的努力要对他们的努力给予一种特别的尊重要客观?#21019;?#36825;一时期的作品以?#20843;?#20204;的努力美术史的研究要深入到他们努力的过程之中研究他们曾经对新中国美术史的贡?#31069;?#20197;?#20843;?#20204;的影响在哪里

    刘海粟  清凉顶图轴  136cm×68cm  纸本设色  1988年  常州刘海粟美术馆藏
    款识元气淋漓障犹湿杜陵诗句老夫墨一九八八年六月十六日,刘海粟十上黄山写清凉顶年方九三
    ?#26434;汉?#31903;不朽朱  金石齐寿?#31069;?nbsp; 海粟欢喜朱

    ?#26434;?#21016;海粟这一代艺术家的研究我们可能还需要有更多的发现因为他们确确实实在几十年来画了很多画不仅仅是今天展示的或者是我们经常提到的或者是各个美术馆里珍藏的那些作品可能民间还有还有很多?#25381;?#34987;发现关于这一代艺术家的艺术成就以?#20843;?#20204;的作品已经有很多的研究成果其中如研究刘海粟的论文就有很多累积起来的文字也是相当可观但研究的深度却远远不够过去的重点基本上都是在史料收集方面如何转移到?#20113;?#33402;术本体的核心问题上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一代艺术家的很多问题是非常复杂的和社会的发展有着紧密的关联有很长一段时间有禁区旧时代有旧的禁区新时代有新的不便如何?#40644;平?#21306;去挖掘深层的内容以反映这一代艺术家?#26434;?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贡?#31069;?#24403;然?#26434;?#36825;一代艺术家的研究并不是单纯地指向某个人的艺术和艺术发展以及艺术成就而是指向了整个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整体
    20世纪美术史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还停留在非专业的状态还停留在一般性画展研讨会随口讲讲的层面尽管20世纪美术史在中国超越五千年的美术发展史中是最近的眼前的历史在资料收集等方面应该?#24471;挥?#20160;么难度只要肯下功夫但是灯下黑的规律反映到这一时期的美术史研究之中则反映出研究中的问题这就是缺少深入的个案研究或者说包括许多关于20世纪美术史个案研究的博士论文也缺少应有的深度
    ?#26434;?0世纪美术的?#29616;挥?#32654;术史研究的深入才能拓展其学术领域?#30446;?#24230;?#25381;?#32654;术史研究的深度才能彰显20世纪艺术高峰的水平高度


    作者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20445;?br/> 责任编辑?#21495;?#38451;逸川

    本文摘自中国书画杂志2018年第2期“近现代专题”栏目


     
    友情链接
    数字期刊
    合作站点
    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VIVA阅读百度艺术百科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杂志社
    地址?#26412;?#24066;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B座4层   ?#25910;?#32534;码100142
    电话010-63560706   传真010-63560985   技术支持15910958576   网站广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备09026929号-1 
    㽭11ѡ5

  •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

  •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