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
    首页 |期刊 |艺术家 |展览 |培训 |画廊 |读编往来 |投稿 |订阅杂志 |联系我们
    用户密码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更多>>
    中国书画全国各地代售点
    山高为屹中国书画杂志社书...
    中国书画中国道释人物画作品邀...
    中国书画梦之色彩当代女...
    沈鹏先生最新代表作沈鹏书自作古...
    灼灼其华---长城书画研究院15人书...
      推荐阅读
    书画同源
    明治世废汉字议
    临书一得
    尤伦斯走了股票来了
    无私的捐赠 永远的奉献
      下期预告 更多>>

     
     

    艺海浮槎

    坐二望一

    ——查士标的意义
    张渝

       如果说“千年老二”是一种悲情?#24149;?#37027;么“坐二望一”则是一种“乐观”的幸福
       作为“新安画派”的二号人物査士标在“新安画派”中的排位仅次于渐江而在孙逸汪之瑞之前巧的是査士标恰恰字二瞻号梅壑“二瞻”这个字关联的当然是査士标的名而非其他比如我说的“坐二望一”但是一语成谶中国绘画史写到明末清初的“新安画派”时査士标基本是“坐二望一”的地位这种“既生瑜何生亮”的尴尬处境究竟意义何在
       渐江剑走偏锋的冷逸出尘使得他的艺术在黄公望倪瓒之后真正具备了形态学的意义
       在正统风尚中的诗性之光—从渐江看中国绘画的写意精神一文中我曾如此开篇在一个崇尚正统的时代渐江显得有些落寞即使“江南人谓得渐江是当倪高士”这也依旧难改渐江落寞的形象倒不完全是因为这样的说法仅仅是“江南人谓”在我看来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相比于“四王”所代表的正统画风在当时以及之后的影响力来说渐江是落寞的无论是从当时的认知还是当下的认领来看渐江都不是主流艺术家他只是画?#25345;?#20869;一棵孤独而又少有果实的树在他的时代以及?#38498;?#23613;管有一个新安画派但这个非主流画派并不能改变他的孤?#26469;?#22659;因此他静静地立在那里不为证明只为生长于是一种真正的艺术精神也就是我所谓的诗性之光静谧而又孤冷地射?#26031;?#26469;冷光之中所谓写意有了精神
       由于过于强烈的风格特征及其一人独往的艺术成就渐江作为“新安画派”的头号人物应该没?#24184;?#35758;但是由于几近极致的艺术风格以渐江为首的“新安画派”也基本上是在逼仄的艺术空间里散发自己“静谧而又孤冷”的光它的处境很像王?#24425;?#31508;下那枝偏居墙角的梅虽有暗香袭来却空间不大很难发扬也正是在这里?#27086;?#30651;的意义呈现出来一个画派的持续发展力
       如果稍加留意我们可以发现一个?#30475;?#30340;画?#33402;?#23481;几乎处于同一时间段渐江1610—1663査士标1615—1697?#20307;?607—1692程嘉燧1565—1643戴本孝1621—1691汪之瑞—1660孙逸—1658萧云从1596—1673石涛1642—1708髡残1612—1692八大山人1626—1705王时敏1592—1680王鉴1598—1677王翚1632—1717王原祁1642—1715吴历1632—1718恽寿?#21073;?633—1690在这个阵容中“四王吴恽”等被人视为正统画派?#26434;?#20013;国画的传承发展正统画派起了主要作用与渐江交好的?#27086;?#30651;其艺术风格中有渐江的影响但不大真正影响他?#24149;?#26159;黄公望倪瓒沈周董其昌等人而正统画派也基本是顺着这个路数下来的基于此就绘画本身发展言在“孕后”这个维度?#27086;?#30651;的意义要大于一号人物渐江
       其实这个问题用艺术史的眼光看就是先锋?#32479;?#35268;中军主力的问题
       就艺术史的发展言先锋前倾的冲锋姿态固然重要但不能忽视的是先锋们前倾的姿态并不是生命发展的常态而是矫枉必须过正的非常态所有的生命包括艺术史的正常发展必须是常态发展是先锋以前倾的姿态搞完成熟或不成熟的攻击动作后?#30475;?#37096;队中军的大兵压境或走过来完结的如此渐江可以说是先锋派的代表二瞻则是中军的领军人物就个人成就言渐江高于二瞻就团队发展言二瞻高于渐江
       在中国画的可持续发展一书中徐建融以正?#24149;推幕?#26469;谈论中国艺术的持续发展他以为“正?#24149;?#30340;传统以晋唐宋元的正规画为代表如顾恺之阎立本吴道子李思训王维张萱周昉韩幹韩滉孙位荆浩关仝董源巨然黄筌徐熙李成范宽顾闳中周文矩李公麟?#22278;?#23828;白郭熙王诜赵令穰文同赵佶……弘仁髡残”我基本同意这一看法但把弘仁字渐江归入“正?#24149;?rdquo;这一谱系略嫌牵强弘仁的艺术出奇制胜应该归入徐先生自己强调的“奇?#24149;?rdquo;谱系即“徐渭八大山人石涛扬州?#26031;?rdquo;可能因为二瞻在“新安画派”中“千年老二”的处境徐建融先生没有在“正?#24149;?rdquo;谱系中列明?#27086;?#30651;但就艺术风格言如果“新安画派”有一人进入“正?#24149;?rdquo;谱系也只能是?#27086;?#30651;而非弘仁渐江
       一个画派一号?#25237;?#21495;人物都可能是领军人物就看从哪个角度来看待以我相对熟悉的“长安画派”言赵望云和石鲁两位艺术家都很重要但他们在画派中的作用却不同石鲁是天纵之才可看不可学更具先锋意义赵望云则?#28304;?#36523;教“术巧成风”石鲁语可学者众故其身后学生众多著名者黄胄方济众徐庶之韦江凡等
       有一个现象非常耐?#25628;?#21619;查士标夫子自道“我家黄山未识面”身为山水画家且又出生并生活在黄山边上却从未上过黄山这?#26434;?#19968;位山水画家来说有点儿匪夷所思这一点任军伟先生解释说由于査士标与擅画黄山的渐江关系很近他在渐江的作品中耳濡目?#33606;?#24050;领黄山风神这是一?#32440;?#37322;此外如此事实或许还指明査士标手头资料很多家藏丰富以及他的朋友圈很?#30475;?#24403;然査士标生长的地?#21073;?#33258;然风景也不错入画足以?#24425;?#19968;个原因不过如此艺术路径一个现实的结果是査士标的作品临仿有余原创不足艺术本体的功夫不错某些?#30699;?#29978;至强过“新安画派”排名首位的渐江却依旧只能“坐二望一”这就如同林丹和李宗伟李宗伟个人羽毛球技术的?#25913;潭?#24378;过林丹却缺少林丹致命一击的?#20113;?#21482;能是“千年老二”令人感?#23613;?br/>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的中国绘画大师精品·査士标是任军伟的大著这是我所见到的有关査士标艺术资料搜集最全面论述最周到的一本书该书关于査士标的生平交?#25105;?#21450;绘画之外的诗词书法都有自己的见解难能可贵美中不足的是军伟的研究还是忽略了“常态的天平”一个艺术家一个像?#27086;?#30651;这样“坐二望一”的艺术家?#26434;?#33402;术常规发展的意义在哪里
       一如军伟的老师樊波教授在为军伟所写序文所指出的“査士标并不是明清之?#39318;?#26480;出的书画家却是极为重要的书画家之一研究査士标既可以了解元人以及董其昌所确立起来的高逸的文人画风由明到清得以延传的脉络可以了解??而査士标是一位具有节点意味的人物他的家世他的朋友圈他的人文和艺术素养甚?#20102;?#30340;书画为何偏于守成而难有?#40644;ƣ?#20961;此种种都是值得人们深入探究的学术议题”的确如此提纲挈领的方家之言几乎点明有清一代美术史的另一?#20013;?#27861;但这不是军伟这本査士标可?#38405;依?#30340;
       不仅如此明末清初的士人心态以及禅佛影响可写者甚夥但是艺术的常态或常规一个关于艺术持续发展的问题还是不能忽略“坐二望一”强调的不是世俗排序比如排座座吃果果而是更内核的艺术发展的本体问题比如法统
       开眼是他闭眼?#24425;?#20182;


      
    作者为陕西国画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光
    本文摘自中国书画杂志2017年第5期“艺海浮槎”?#25913;?/font>

     

     
    友情链接
    数字期刊
    合作站点
    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VIVA阅读百度艺术百科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20040;?#21414;B座4层   ?#25910;?#32534;码100142
    电话010-63560706   传真010-63560985   技术支持15910958576   网站广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备09026929号-1 
    㽭11ѡ5

  •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

  • <label id="zkaq8"><sup id="zkaq8"></sup></label>

    <thead id="zkaq8"><ruby id="zkaq8"><track id="zkaq8"></track></ruby></thead><td id="zkaq8"></td>
    

    <blockquote id="zkaq8"><sup id="zkaq8"></sup></blockquote>